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

一个三次一个二次 不冲突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粤澍]三只火鸡 (恋爱这点小事 番外)

hhh  迟到的万圣节小贺礼

番外篇 番外篇~

古风那篇还在憋2333   依旧oocooc

轻ju











三只火鸡 

  据说蛇跟鸡的敌对是从鸡生下来那刻就开始的。   

小蛇特别喜欢吃鸡蛋,那玩意儿不需要捕杀,只要偷来一个,张嘴啊恩一下,就整个吞进了肚子里,接着动动腹肌,蛋黄啊蛋壳啊,全都消化了去。

鸡蛋如果避过了一劫,长大了还要面对小蛇的追杀。毛茸茸的黄色鸡仔慌慌张张的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要是一不小心被小蛇追了上去,张口又是啊恩一下,就只剩两条孱弱的小腿露在蛇嘴外面,无力的颤抖着。   

一小鸡如果还逃过了这一劫,长成了大鸡,就要面对更可怕的大蛇的追击。这时候就算扑棱着翅膀,咯咯的惨叫着拍着翅膀跑路,到最后,下场大部分也都是被大蛇卷进身子里,缠绕着,再慢慢的吞吃入腹。

    你说这样鸡还有没有反攻的机会?  

有。当然有。只不过时机难等。只有蛇刚蜕皮的一个时辰内,大鸡赶紧上去狠狠地叮上几口,趁着他最柔软的时候攻击,才有可能成为赢家。   

总而言之,无论怎么看,吃亏最多的貌似还是鸡。 

  这样的情况在某两人之间表现得淋漓尽致。 

话题跑到一万五千里远的地方去。大三那年,新年晚会表演节目由许萧负责,小姑娘抓耳挠腮地想了一个晚上后,贼笑着给全班发放了她编写的剧本。   

对于新年晚会,大家曾经有过无数的想法,尤其是女生们,鼓噪着要让班上的美少年们扮演王子,至于剧情是什么,就完全不管。反正不管演什么,到最后王子肯定是要穿上漂亮的衣服,赏心悦目服务大众的。   

所以当他们拿到剧本的时候。

    《三只火鸡》。

无论主角是谁,都注定要穿上一个厚重的租借来的鸡的外套,扮演成一只受了巫婆诅咒的火鸡。

问到人选的时候,小姑娘飘忽的眼神扫到一旁瞌睡的白澍:“领头鸡就是他,定了。”

   “喂!”白澍嚷嚷。

   “然后,鸡,”指刘冬,“鸡。”又指傅晓春。 

  “你好歹分个鸡一鸡二吧?!”莫名其妙就成了火鸡的刘冬哭笑不得。 

  “那澍是鸡一,刘冬鸡二,晓春你就是鸡三。”  

“难道真要我上台时叫对方鸡一鸡二吗?!”不幸成了鸡二的刘冬几近凝噎。  

“哦,的确不合适……”许萧扭头问已经笑得横七竖八的同学们:“有什么好建议?” 

  “当然有,”早被分配了猎人角色的彭楚粤笑眯眯:“鸡肝,鸡血,鸡毛。”   

只有白澍敢上去掐他脖子。

   故事是这样的,三个小王子因为不小心弄坏了巫婆的宝贝,被巫婆诅咒变成了三只火鸡。当时正逢感恩节前夕,猎人正计划着打来火鸡卖钱。于是一场大逃杀开始了。森林里的动物朋友们有好心帮忙的,有落井下石的,有视而不见的,最后,三只火鸡躲过了猎人的捕杀,还因为他们的团结友爱而感动了巫婆,变回了人形。

   俗到掉渣的故事。可卖点实在太多,笑点也足够,加上计算机系的孩子们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脑子,于是都毫无意见的噼里啪啦的开始了准备工作。   

单单是火鸡的外壳就让他们想破了脑子,最后好不容易才请了个专门做COSPLAY道具的牛人帮忙做了三个火鸡外套

   所以套上了鸡外套的美少年怎么看,都是一只胖嘟嘟的火鸡。……好像说废话了。   

所以猎人先生没等美少年试穿就站在一旁捧腹大笑,险些笑得跌倒在地。恼得火鸡演员冲上来要杀人灭口,最后还是被憋笑得辛苦的同学们架到了一边,

排练很顺利,彭楚粤扮演的骄傲的大王子简直就是入木三分,连许萧都忍不住吐槽说这哪里是大王子,简直就是鸡女王。一群人笑死在地上。

房间里有暖气,表演时因为太投入还不觉得,等坐下来,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其他同学排练,彭楚粤才发现这套衣服真的比想象中还要热,便想转身去找东西消热。“你的可乐。”冰冷的瓶子直接贴上他发烫的脸颊。  

“你要是热得不行了干脆把可乐塞进衣服里面。” 

  “我冰镇自己的肉,让你吃个爽口。”白澍笑嘻嘻的任由他服侍自己。

   “这话可真难得。”   

“老是欲擒故纵你也厌嘛。”     

彭楚粤一愣,又失笑:“你也知道自己老玩这套把戏?”

   “谁玩把戏了!”毛茸茸的鸡脚踢了他一下:“我只是顺着你的话来说,这叫讽刺,讽刺!你别跟我说听不懂!”   

“我当然听不懂,你明明就是在陈述事实,怎么又变成讽刺了?所谓讽刺啊,”他凑过去,贴着他的耳朵说:“就是有人搂着你的脖子叫混蛋却又一脸享受的模样。”   

巨大的火鸡翅膀轮舞着企图揍死那个邪恶的猎人,然而猎人抬脚踢中对方的腹部,受巨大体型限制的火鸡愤怒的吼叫着,依旧无法触及猎人的身体,还一个重心不稳,猛地朝后倒去

   “小心!”彭楚粤惊叫一声,拉着两个翅膀就往自己这边拽,白澍“啊”了一声,下意识就捞着彭楚粤往后倒了下去。   

大火鸡后来因为此事而罢工了好几天,直到众人提着水果上门再三保证集体笑爆的局面绝对不会再出现后——至少对象绝对不会再是彭楚粤,大火鸡才恼怒的抱着鸡头继续上岗。

这家伙可真是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排练得很顺利。第五天,大家就排到了大王子与猎人正面交锋的场景。根据剧本,大王子由于受限于体型,很快就败下阵来,受到哥哥精神鼓舞的二王子与三王子都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哎哟我的天啊!”最快扑上去的刘冬惨叫。    跟在后面的鸡三愣了下,结果还是
冲了上去,很快也“哎呀喂”的惨叫出来,跟着也被摔倒了地上。

    众人一愣,按剧本来写,猎人还是寡不敌众,最后败在兄弟同心的火鸡组手上,然而彭楚粤二话不说的就将扑上来的俩个炮灰给灭口了,那剧本还怎么继续下去?

    可彭楚粤笑咪咪的看着赖在地上几乎快睡着的白澍,对方愣了愣,半天,才不甘不愿的爬起来,拍拍手上的灰,摆出一副迎战的姿势。   

许萧许导演立刻发现不对了,放下话筒正要冲过来,两个少年竟已经抬拳开打   气势汹汹又大开大合,完全吓坏了还不明白为什么的同学们,连忙一边叫着喊着“不要打了”,一边企图将两人分开。   

火鸡挥舞着翅膀驱赶人群:“别拦我!”  

猎人用枪杆隔开观众:“别挡我!”

    继续一阵好打。尽管穿着厚重的外套,火鸡大人还是相当敏捷的闪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顶多是腹部偶尔受下重击,可巨大的翅膀让他也占尽便宜。 

  许萧拦着拦着,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跺脚,笑骂:“混蛋!你们以为是在拍功夫片啊?还把不把我这个导演放眼里了?竟然擅自篡改剧本!”   

喊完,大家才发现怎么回事,便各归各位,喝茶嗑瓜子地看着一鸡一人的武戏。一旁无辜受害的刘冬与傅晓春只好爬到一边,等着自己继续出场的时机。 

  打了不到三分钟,发现自己的鸡腿抬不起来,这身皮毛又实在太过炎热后,白澍忍无可忍的喊道:“喂喂,该停止了吧?”  

一条腿刚好横劈到他的肩膀上,仅差几秒的时间,就会横扫中他的脖子。   

众人吓得一身冷汗,看看火鸡又看看猎人,瞬间对两人只是在演戏这个事实产生了怀疑

“你还不快死?”彭楚粤慢悠悠的收回自己的长腿,问道。  

白澍一愣,忽然捂着胸口“哎呀”一声就倒了下去,呈挺尸状。 

  彭楚粤脸色大变,冲上去扶起他,喊道:“你这家伙不会真的死了吧?醒醒,我,我不是故意的……” 

  受伤的大火鸡气若游丝的睁开眼,鸡翅膀抚着他的脸,“微笑着”说:“我只是……想变回人而已啊……”  

“你别死,你要是死了,……我,我该怎么办!”  

“你终于不再追杀我了,为什么?”继续气若游丝。

    “我追逐着你的影子这么长时间,我终于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鸡……哦,不,是王子。我本不该杀了你的啊……”抱着他的手微微发抖,

“这么久了,我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重量, 就好像……你这身鸡外套一样重……”不着痕迹的掏出一个洋葱闻了闻,顺利的挤出了鳄鱼泪。

   “……啊,”青筋微微的暴起又火速的压下,“死之前能听到这句话,我真高兴……其实我也……”   

傅晓春惊掉了下巴。

刘冬连嘴巴怎么合上都忘了。

    难不成两人要在这里出柜?   

白澍却忽然扭头朝道具组的人喊道:“快快快,来点雪片!”反应不过来的道具组等了五分钟,才按下那个造雪机。

   :“啊!鸡!”泪眼婆娑的抱着白澍。   

“ ……大火鸡两眼一闭,头一歪,死在了他的怀中。”  

彭楚粤说着,将企图撑起身子的人再度压了下去。

   许萧愣了足足有十分钟,好一会才大吼:    “你又修改我的剧情!”         

2016-11-01
 
评论(5)
热度(21)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