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狼辉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 粤澍 】春风桃李一杯酒

首先祝屋里嘭嘭生日快乐

 

* 此为http://chixiaopengyou.lofter.com/post/1dd1d4d6_c9d5c7e

友朋太太的梗hhh  有些许改动  @友朋小吃 

 

女装play  奇怪play  oocooc

 

*真的很不正经的古风文


*  渣文笔尴尬到您轻JU


 

 

 

1.

 

 

是夜,沿街两头遍布青楼的汇香坊,大红的灯笼摇曳出一片笼在朦胧灯火下的绮丽与繁华,散落风中的脂粉带著腻人的香气,莺声燕语,红袖翻复,直教人流连忘返

此时正逢烟雨蒙蒙的时节,两岸柳丝如碧,芳草如烟,文人骚客驻足船头,手执一把折扇,衣衫飘然,任细润的雨水沾湿襟袖,却不肯错过这片烟水渺渺与碧波微漾。

汇香坊门口出现一抹身著白色锦缎长衫的身影,头戴玉冠,腰缠玉带,一只手背在身後,另一只手执著一把黑檀描金扇,一下没一下的摇著。 

来汇香坊  自然,不是来吹冷风的  

泡小姐姐才是正经事~

白澍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笑得纯良

性名:白澍
人给外号:小白爷 
擅长:撒娇 靠脸吃饭 睁着眼睛说瞎话

白皙光滑的皮肤,清澈明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粉红色的薄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半点瑕疵,尤其是一笑起来,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更是让人心动不已。      

表面上一副乖乖读书人的模样    内里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风流花花小公子

作为白家最宠的小公子   他父母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管他有没有出息  反正我们家养得起”

今日随着白澍来的还有一群他的狐朋狗友   大多也都是官宦世家的公子哥  每日里便随着他混遍京城里各大青楼  


白澍他们经常前来  大抵都是混熟了的  老鸨抖着手帕挤出灿若菊花的笑容   笑掉了一堆浮在脸上的脂粉

“哎哟喂  什么风把您们给吹来了啊”

 

“当然是汇香坊里的香风  大老远就闻到了”

  白澍用扇子抵住鼻子  老远就闻到了老鸨身上可以熏死苍蝇的香粉味   有些反胃

 

2.


白澍嘴甜人长又长的俊  一进汇香楼不少姑娘竟是主动围着他打转   

别人是来泡姑娘
我们的小白爷是来被姑娘泡的

 虽早已是习以为常    但一旁的陈泽希还是忍不住酸了他一句

“白爷呀  小心桃花运太多栽了坑”

“劳烦陈爷操心  小爷我从来都是栽别人  还没被别人栽过”白澍自认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体质  对这句话自是不屑的很 


 却想不到   一语成谶。

  

二楼厢房里   白澍和一群姑娘们打的热闹  
 
“红袖姐姐  我发现你又变漂亮了哦”

“铃兰姐姐  你也是哦”

“莹淳姐姐   你的萧吹的还是那么好”

   温香软玉在怀  酒不醉人人自醉 


红袖捂着嘴咯咯笑起来

“小白爷  您嘴还是那么甜

“小白爷啊  前几天您不来  妾身们可想您了呢   这几天啊来的尽是那些猥琐的大叔们  ”

“那小爷我经常来陪你们好不好 ”白澍咧嘴一笑   发动撩妹技能

“小白爷  您尽会打趣妾身们 。妾身阿知道一个游戏   赢了姐姐就给脱了外衫罩脸上  输了  输了就让姐姐们给你打扮一番 ”   铃兰

 

大抵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白澍意识有点模糊  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下来   清醒后的白澍可是后悔了一阵

“两只小蜜蜂呀  飞在花丛中啊”

“好姐姐们  这回不算行吗”白澍眨巴眨巴眼 发动撒娇技能

姑娘们自是受不住白澍又软又萌的撒娇   只得依他

又一轮
“两只小蜜蜂呀 飞在花丛中啊”

“哈哈  小白爷  您又输了   这回可不许在赖账了”

白澍无奈的被他们摆弄到梳妆台前  换上女装  涂抹上胭脂水粉

  描了眉  抹了唇  着一身淡青文幅褶裙  喉结若隐若现,面容虽丰神俊美,却不同于女子的阴柔娇俏,而是无可挑剔的华美端宁,神态慵懒闲散,自有一种惑人的韵致,却不染风尘,纯澈如水。 

白澍望向镜子里那个“美女”  
自恋一笑 “啧  小爷还挺美的嘛”

再说那边喝着花酒不亦乐乎的陈泽希一流 
喝着喝着少了一个人   倒是多了一个姑娘

那边眯着眼有些醉醺醺的韩沐伯指着白澍笑道“埃这个姑娘看起来不错啊  以前怎么没见过” 

谷嘉诚  :“沐伯可能是瞎了  你不要怪他”

白澍:“你们怎么这样怎么能说出来  你们应该看不出来的”

谷嘉诚:“你有病你根本没塞胸”

白澍:“哦....哦忘记了!”

  

3.


二楼厢房里一阵骚动  一名着宝蓝衣袍的男子缓缓走近   灯盏迎风晃荡,洒下些微熹之光在他侧脸上 眉目俊挺   薄唇坚毅,脸部轮廓线条流畅而深刻   坊间传说中从来不近酒色的彭将军彭楚粤   今日居然来了汇香坊 


彭楚粤随着一群官员不情不愿的走进汇香坊  他却是向来不喜欢这些烟花之地的  


“彭大人  汇香坊里的姑娘在整个京城里可都是有名的 今日  您随意点”


就在彭楚粤抬眼的一瞬  正好对上了一双朦胧带笑的眸子


没错   就是这一眼  彭楚粤很无耻很狗血的    一见钟情了


彭楚粤走向一脸呆愣的白澍  轻扯他的衣袖

“你这么好的姑娘  不应该呆在这烟花之地”

 

直男line :???


白澍:???


一旁看戏的姑娘们:那照大人这么说  我们就不是好姑娘咯?花花 整他


还没反应过来的直男line依旧一脸懵逼  等等  花花是谁 ??  我们这里只有苗苗


  白澍心觉好玩   忍不住想调戏一番这个人称酒色不近的彭将军  


掂起桌上的酒盏递到嘴边嘬了一口,绵柔的酒液顺喉而下,慵懒侧躺在软榻上,装腔道“妾身是刚被买到这里的   彭将军若是喜欢便赎了我罢”
白澍说话非常的好听,字正腔圆,听的人耳朵酥酥麻麻的



白澍瞧着彭楚粤呆愣的眼神有些想发笑   下一秒钟   他却想哭

没想到彭楚粤一脸认真严肃的望着白澍    一面抓紧白澍的手臂  

“好  你等我  三日后我便来这里赎你  以后你就跟着我罢”

白澍os:exm?? 这他妈不是我平常的撩妹手段吗  我这是被  撩了??

 

4.

自从经历了那天的事后 白澍已经三天没有去青楼玩了


就连家里的管家也忍不住问  

"少爷您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最近都不见您去...."


“呸 我去你奶奶的  你才有病   我就想休息一下...不行吗”


“呃...少爷没事就好  就是..就是  汇香坊那边又让人来请少爷了  少爷您不会是惹了什么桃花债吧??”


呸  我去你奶奶的桃花债...  明明是.....  菊花债


当然  这句话白澍没敢说出来...


在汇香坊门前犹豫了半天的白澍没敢进去  瞧着这门外的一大箱一大箱礼金  谁敢进去玩啊  至少白澍不敢...


老鸨在门前张望着  看见白澍如看见救命稻草  拼命的挥着手绢   虽然和招客姿势一样  但似乎性质不同?

“哎哟我的姑奶奶您可来了  您上次惹得那个彭将军   三日后真的带了赎金上门了  人家可等你好久了   非说我把你给藏起来了   您怎么惹了这么个爱较真儿的”


白澍:???  

虽说性质不同  但貌似...这个性质似乎更为严重


一旁的姐姐团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适时添了把柴:“带了可多礼金 瞅这架势  不像来赎你倒像是来娶你呀”


“白公子您可行行好吧   将人给领走吧   我们招待不起了”一旁老鸨泣不成声


姐姐团: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白澍:妈个鸡活了二十多年没遇过这档子事  小爷我真的要栽在这了吗??


直男Line: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白澍:你们闭嘴!


坊内的彭楚粤听到声响立刻跑了出来  瞅见白澍   眼神瞬间亮起来又暗淡下去


白澍:彭将军你听我说


彭楚粤:我不听 你们去把花花叫出来


白澍:???我我我我...  彭将军你带我走吧  记得给我吃的就行 【视死如归  


 彭楚粤:???我不强抢民男  我要花花


白澍:没有花花  我是他哥白苗苗


彭楚粤不理他


  白澍: 我妹她死了  病死了  饿死了 都行【一狠心


彭楚粤依旧不理他

 

白澍心一横  心想小爷我今天就要和你栽到底   

“你不是要我妹吗  姐姐们  帮我扮好  给他好看”


直男line:娶一个顶两个彭将军好福气啊


姐姐团:.....你们是小学生吗


扮好 乖巧走到彭楚粤面前  抬头声音也不装  直接说

“你不是要我妹吗 现在可以走了吗 ”


彭楚粤:??????


直男line :老白你可太缺德了吧   欺骗少男感情


白澍:???我被占了大便宜好吗我缺德??我是缺心眼


白澍内心os :看到了赤裸裸的现实  彭楚粤这次肯定不会带我走了吧  就说小爷我怎么可能会栽


彭楚粤一把抓住白澍的手腕:那走吧   你骗我  所以要付出代价


白澍:彭彭 有没有人说你很霸总套路




   



评论(4)
热度(34)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