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狼辉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粤澍/澍粤]恋爱这点小事儿~(完结章)+sweet 番外 ✧(≖ ◡ ≖✿)

yooo~撒花庆祝完结  ✺◟(∗❛ัᴗ❛ั∗)◞✺

之后会考虑开个新坑嘻嘻

大家想看什么样的人设欢迎评论~

强强设定~轻狙

求花求评论✧*。٩(ˊωˋ*)و✧*。



“哎?”叼着半块雪饼打游戏的人抬起头,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惊讶。

    “你果然忘记明天是你生日了吧?”彭楚粤一边翻看着月历一边说。

    “今天几号?”游戏打得昏天暗地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四月一号。”白他一眼。

    白澍一愣,忽然按下停止键,乐颠颠的跑过来,凑到他旁边,看向月历: “哎呀,上面居然画了一个圈。”

他扭头看他,笑得露出两颗虎牙:“你从去年开始就关注我了?”  

彭楚粤踢了他小腿一下,合上月历:“谁在乎你!我只是刚好那天有事情。”   

啧,明明耳根都在发红。就算那时候他并不是喜欢自己,这份细心还是让人不免感动。   

白澍想了想,又凑得更近,盯着他,笑得稚气:“我想要礼物。”

    “可以,麻烦拿钱来。” 

  “我要你送的。” 

  “你掏钱,我送货,不也是我‘送’你的么?”   
“那我想要你。你值多少钱?”   

“如果由我亲自服务,并且是您躺在床上‘享受’,那么熟人特惠价,就收你三十八好了。价格实惠量又足,包君满意。”彭楚粤一点都没有示弱的意思。   

白澍惊了一下:“怎么会这么便宜?”   

“那是因为是我上你,你享受。”他看着他,笑得很温文,眼神里闪着白澍熟悉的锐利的光芒。 

并且,在这家伙面前,羞怯感是毫无意义的存在,最省力的办法永远是勇往直前的扑上去,一口咬断它的喉咙。   

……方才让自己狼狈的仇终于报了回来,那个纯情少男果然也红了脸。 

  “谁,谁……上谁啊!开什么玩笑!你这个以下犯上的妄臣!” 

  彭楚粤盯着他的眼睛,轻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面对强敌的时候,如果打不过人家就去用气势压倒对方,哪怕是一只纸老虎,也能唬退不上一只真老虎怎么办。”  

“没尝试过,又怎么知道自己会输?”彭楚粤笑,“不说出来,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对上你,就算自己是纸老虎也不愿意服输。”云淡风轻的,就把自己的心里挣扎给一笔带过。人生重在结果。

   所以。先喜欢的人未必是输家。   

如果后来喜欢的家伙其实也很喜欢对方,等意识到自己被紧紧包围着的时候,往往会狼狈而又羞涩得不知所措。因为迟钝,所以对于直白的爱的字眼往往会有更加大的反应——对他们来说这个事实太出乎意料。

彭楚粤其实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用更多的言语来确定彼此的关系。语言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所以才会有“言灵”这种传说存在。

就好像害怕对方逃跑的人,会牢牢的握住对方的手,尽管知道握得太紧会弄疼对方,甚至让对方畏惧,可是,你总会忍不住想要用力点,不让对方逃跑。

    这不叫独占欲。   

这叫喜欢。因为太过喜欢,所以患得患失。

  彭楚粤不是圣人,他也是个笨蛋,他是个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能与自己并肩而立的男人的笨蛋。

所以会紧张地握紧对方的手,哪怕会不小心弄疼都要将对方留在自己的身边。 

  还好,彭楚粤没有做得太过。因为还没使劲,那家伙就已经投降了。   

不是一见钟情,不是日久生情,不是所谓的错觉。那是绝对无法替代的喜欢,突然在某天就发现了,然后沉沦得无以复加。  

sweet番外~(1)(ಡωಡ)番外cp澍粤

论对象到底是个如何神奇的存在

这年的春节过得有些热闹。彭楚粤的远近亲戚们都来了,包括他久未谋面的父母。从来清净的宅子立刻变得拥挤起来。 

  老爷子嫌烦,搬了太师椅到二楼的西式房间里,一边烤着火炉  彭楚粤给老爷子剥完红泥花生的外衣,才随意的扫了眼楼下热闹非凡的院子。

保姆张妈估计太多年没见着这么多的人了,竟忙得大冬天都出了一脑袋的汗。老爷子却说,别管他们,弄脏了房间再找钟点工来清理。   

前来过年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想见到白澍,可老爷子就是不放人,就连彭楚粤的父母都没能多瞧几眼自己的儿子。

   “想他们吗?”老爷子只是问了这么一句话。听到孙子干脆的回答“没什么兴趣”后,同样干脆的拒绝了自己儿子儿媳的要求。   

孙子近二十年的遭遇他不是没看在眼里,尽管其中有十八年的时间,他大部分在疗养院跟国外度过。  

终于在年廿九,彭楚粤从电脑城回来的时候,被爸妈撞见了,看着那两张有些陌生的脸  很可惜   老爷子并没有教会自己怎么去面对这对貌合神离多年的夫妻,更没教会自己该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老爷子躺在太师椅上睡着了,房间里一时有点闷,白澍走到阳台上,反手带上玻璃门

   手机里只存了三条短信,在十六天内,那家伙竟然只发了三条短信,其中一条还不过二十个字,彭楚粤真想揪着那家伙的领子逼问他,是否在乡下娶了个姑娘才乐不思蜀。

   偏偏自己却像个热恋中的毛头小子对方一条短信,他能回上四五条。   

啧。    他是不是又被那家伙耍了?

    手机翻开又合上,翻开又合上,直到露在空气外的手指都快被冻得僵硬,彭楚粤才恶狠狠地按下某人的电话,决定主动出击。

    电话响了好一会,突然被挂断。

    彭楚粤瞪着手机,几乎要钻进去,借着电波跑到另一个手机上,揪着那人质问。    不死心的又按了一次。   

这回还是响了好一会,不过,终于接通了。 


彭楚粤心情很不好:“连我的电话都敢切?”    那边竟传来压低的笑声:“笨蛋。你果然打了第二次。”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要不我马上挂?” 

  “别挂,我刚刚从屋子里出来,现在冒着大雪接你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好温柔。

    彭楚粤忽然觉得自己太好哄了,一下子就没了脾气:“为什么?”  

“一,屋里人多,不方便;二,我爷爷在旁边;三,……接你电话我会笑。”

   如果是以前,彭楚粤绝对会恼火,可这次他突然明白了会笑的原因,顿时耳根热了
起来:“笑什么笑,干嘛不对着镜子笑?”

   “镜子里面的人又不是你。”   

十八天只有三条短信的怨念,竟然被一句话给吹得灰飞湮灭。彭楚粤,你忒没用了

紧拽着手机的美少年趴在阳台的靠栏上,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将会影响将来地位的问题。   

“ 白澍,少拿哄女生那套来哄我。我不吃你这蜜糖。” 
 
“我干嘛要送你蜜糖,你不就是HONEY么?”他笑着一语双关。惹得彭楚粤大叫:“你这个恶心的家伙!你干嘛不去写台湾偶像剧?简直是浪费人才!”

   白澍大笑。“别老给我发短信,爷爷要是看到我老莫名奇妙的笑,问起来我该怎么答?”  

“说这是你骈头。”  

“那你小心变彭寡妇。”

   “……白澍!”。  

楼下的人似乎也听到了楼上的动静,抬头一看,就看到彭楚粤的身影,连忙高兴的呼唤:“小少爷,下来玩玩嘛!”“粤粤,我们购物去!”就像一个刚出场的大明星。

彭楚粤勾起嘴角无奈的笑。   

那边听到了动静,愣了下:“怎么了?”   

彭楚粤把脑袋收回来,靠着围栏坐了下来,不让楼下的人看到。“要不要我说个不好听的故事给你?”

   “……你哪次讲的故事好听了?”   

“白澍我是不是受虐狂才和你在一起的?” 

  “你终于发现了。小少爷。”   

气愤的喷了下冷气,他不再自找麻烦,开始跟他讲述一个简单的,关于一个从小被父母遗忘了的孩子的故事。

   在互相猜忌与互相憎恨中出生的小孩,本就不可能受到过多的宠爱,于是就被扔到了长期住院疗养的老人家中。大人们到了国外发展后,劳燕分飞却又用一纸公文维系着彼此的利益,完全忘了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的责任。   

故事很短。 

  白澍听完,很快就笑出声。“果然一点都不好听。”

    “不好听也要收费。”啧,这么没良心

“故事后面应该是HAPPY ENDING。” 

  “为什么?”   

“因为有一个超级优秀的伴侣出现了啊。这个伴侣不仅聪明而且优秀,还对这个炮灰主角充满了爱,这种故事怎么可能不完美结局?”

   “呸!”彭楚粤涨红了脸。   

啧   离开学怎么还有十二天!!    

   

评论(8)
热度(27)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