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狼辉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七夕节贺礼!(有车)】 白澍“反攻”记

提起祝大家七夕节快乐哈~祝大家都遇见最美的意外

哈哈此篇就是反攻不成反被攻的故事hh  所以雷点不大哈

整篇甜腻  看完之后绝对有想谈恋爱的感觉。(好吧  至少po主想了。)

oocoocooc   hh我可终于把车交了  各位共党的大大要努力阿   有车。我好怕被和谐。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彭楚粤跟白澍还是老样子  整天互相嫌弃却又离不开对方  唯一改变的,就是白澍最近突然开始二次生长了。   

但要解决反攻这个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白澍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发现这个重大问题的人是彭楚粤,那天正在跟他在超市买牛奶的彭楚粤看着眼前这个伸手就能够到第三层的美少年,冷不防问了句:“你是不是长高了?”

   因为太过亲近,反倒容易忽视经年累月的改变。

    听闻此讯息的少年大惊,扔下彭楚粤就往药店的身高测量仪上面站,得到结果后,笑得眼睛都不见

白澍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撑着墙壁,狂笑不止。“四公分就是决定性的质的飞跃么?哈哈哈哈……”   

失败了不下十次后,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用三瓶啤酒将彭楚粤灌醉了的白澍,嘿嘿笑着将对方扶下车,正准备抬上床开锅享用,那家伙却搂着自己的脖子,蹭了上来。   

的士停在白澍租的房子前面,白澍把起来还在醉酒的人扛下来,一边说“你这家伙其实是醒的吧”一边将他小心地抬上了楼梯。

  彭楚粤却在他把自己扛进楼梯的时候,猛地抬头,亲上了他。    白澍愣了半秒,才想回应,那人就已经退开,笑嘻嘻地看着自己。楼道的灯是声控的,此时已经再度熄灭

两人也不说话,黑暗中只看得到白澍那双眼睛微微反射着一点光。    彭楚粤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脑袋蹭了蹭,像只讨要温暖的小鸡。

白澍抬手去安慰  表面乍看起来貌似是攻气十足

“澍苗……苗苗……”呢喃的声音,明显是醉话。    “我在呢。”想要亲吻他,又不忍心他的手掰开,白澍就着这个姿势,有些艰辛的支撑着两人的体重。   

“我要变得很强大,这样……连你都能保护,谁都不能再欺负你。谁都不敢再放着你不管不顾……强大到……就算你只有我一个人,都不会寂寞……”彭楚粤终于对着他的正面,笑得单纯。

耳根是烫的,心脏是酸软的,连手指尖都像被血液一遍遍的冲击过似得发疼   全身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麻感遍布全身   白澍后来想了好久,只能将其归纳为世人所说的最“肉麻的情话”。

难得迟钝的白澍忽然红了脸,闪躲不及,就被这个赤裸的突然的爱的告白击中,喂,好像……威力有点太大了吧?

“嘭嘭。我发现你喝醉后可爱多了  不像清醒时  牙尖嘴利的  像……像一只小鸡仔”白澍绕绕下巴  声音不高不低

“胡乱比喻。”彭楚粤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扛起他,将他扛回屋子里后,又扔到了浴室里。 

  “白澍,你做吧。用你所有的本事,来做。嗯……”彭楚粤胡乱地扒开自己的衣服,“错过了今天,以后你想上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我发现……你这家伙抱起来应该会更好看....”

白澍心想小爷难道不敢吗  一咬牙覆身亲了上去  虽说“实战经验”丰富   但毕竟是被伺候习惯的主  咬着彭楚粤的唇却对接下来如何做一脸懵

彭楚粤瞧着不知所措的白澍  轻笑翻身咬了上去  让他彻底断了企图改变床上命运的心。白澍软成一摊春水笑呵呵地任他撕咬
“宿舍的浴室有点小,而且隔音不好,一直没机会尝试……”

    “……”自投罗网的感觉真不好!!!  

彭楚粤将那家伙压在浴室的墙壁上接吻的时候,就发现这是块宝地。悄悄地打开蓬头的开关,又打开浴缸的水喉,便开始肆无忌惮的侵蚀着这家伙的一切。    温热的水流直接从衣服穿透到皮肤上,白澍只来得及在唇齿分开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吐出几个意义不明的单字,终于等到那家伙放过自己饱受摧残的嘴巴,却俯下身来专攻自己的锁骨

彭楚粤抬起头慢悠悠的说:“ 因为你哭起来的样子,真是比奸笑的时候好看多了。”    ……   

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能完全左右这家伙的。可那家伙迟钝是迟钝,一旦聪明起来,立刻就翘起了尾巴,让你抓也抓不到

白澍放弃了。反正下身的那个白弟弟早就不听话的出卖了自己,到这个时候装还有什么意义?干脆就扒拉拉的撤掉那家伙的衬衣,顺便剥掉了那家伙的内外裤  妥协的蹭了蹭水湿的乱毛 

尽管开的是热水    他还是觉得彭楚粤的体温要高得多。那家伙的舌尖像是跟水流融合在一起了一样,沿着自己皮肤的纹理一路下滑,碰到了敏感的地方,逼得他无法控制的低吟出声

头顶着墙壁,白澍难以控制的抓着彭楚粤的头发,然而水流的温度与那家伙柔软的头发和在一起,又像是极具催情效果的道具,让他连指尖都感觉到了充满了色情的触感。   

这种预感在他下身没花多久时间就迅速释放后,乃至越发的强烈。      

喘着粗气的白澍低头,看着对方手里的白色浊液,微微红了脸,恶声恶气的命令:“洗掉洗掉!”连作案痕迹都不许留下。

彭楚粤轻笑 心动得张嘴就咬住那家伙的喉结,逼得对方身子直发软,险些要滑坐到地上。“要是撑不住了,就抱着我。”好心的提醒,尽管动作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趁着抵抗因为啃咬而减弱的时候,抬起他的左腿,架在自己腰上  借着还没被冲掉的润滑油,手指很快就滑进了那家伙的□。    “

嗯……唔……”白澍无法叫出声来,只能从喉间溢出阵阵呻吟

亲得够了,彭楚粤才放开他,又一个挺身,顺利的进入了他的体内。    “哈啊!……嗯啊……啊……”被抬高的两腿只能夹紧对方,就算做了无数次,依旧无法抵御这样的快感  白澍真恨不得咬断对方的脖子。  

温热的水配合着彭楚粤的抽动,一波一波的从身上刷过,就像无数次的亲吻落在身上,这样的快感远比在床上要来得激烈而又漫长。  

“哈……啊啊……啊……”白澍承受不住的时候,终于抱住彭楚粤的肩膀,毫不心疼的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指印,幸好他是个不喜欢留指甲的人,否则彭楚粤还不知道自己后背经过此次战役,是否还能完好。  

激情过后,白澍险些沉入水底,还是彭楚粤眼疾手快,将他抱起来,搭在自己肩膀。   

“到了最后……还是由我来伺候您么?……澍苗苗同学?”彭楚粤喘着气轻咬着对方的耳垂,笑道。  

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的白澍瞪他,慢悠悠的说了句:“把我送回床上,皮都要泡掉了。” 

  “遵命。”吃饱了的彭楚粤很是听话,虽说没法公主抱,可还是半抬半扛着将他送回了宽大的双人床上,还很细心的在上床前给他擦去了身上的水分。  

嘶  真是不甘心呀。嘶  屁股还有些疼。沉沉睡去的白澍如是想

白澍是没打算告诉他那天喝醉时听到的情话。他说出口的时候是情话,由自己再复述回去,就成了两个人都会不好意思的炸弹了。他可不要炸伤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喂,嘭嘭。”  

“嗯?”彭楚粤正要拖着行李往屋外走。 

  “我爱你,彭楚粤。我爱你,是真正的那种爱情。我们够格说爱情这两个字了吧?”白澍双手插兜,笑得很温和

彭楚粤见过他各种笑容,傲慢的,得意的,高兴的,无奈的,冷漠的,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温和得像是春天的微风一般,轻轻地撩拨你,又缓缓的从心底最深处暖起。   

让人想为了掩饰羞涩而佯装流氓的应付过去都不行。   

“……嗯……”彭楚粤愣愣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才反应迟钝的回过神来,慢慢涨红了脸,回应道:“我也爱你。……我们够格了。绝对够了。”

多么笨拙的语言。   

彭楚粤从前不相信谈恋爱能让人变笨,如今,他才明白,真正的恋爱,是连招架的力气都没有的攻心战。   

能说什么?混蛋,戳破了硬壳,还非要继续拿棍子往里面最软的地方戳了又戳。    戳什么戳,戳出蛋黄怎么办!流出来以后再也回不去怎么办?   

……至少给他留一个在情人面前逞强的外壳吧?!         




评论(15)
热度(38)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