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狼辉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来喂小甜饼拉~〕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尾巴的故事。

原谅我  😂实在是标题废了 
一直想写痞子气息的粤粤来着~  oocooc
可能发展成中篇?but...我懒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尾巴的故事。 

彭楚粤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的时候,碰上今年的秋老虎第一次发威,热辣辣的太阳当着头顶照,把校门口刚铺好的道路给晒出了柏油的臭味。再美的少年此刻也该是一脸“热死人了烦死人了别来惹我”的燥劲。

穿着热裤,踩着球鞋,戴着棒球帽,背着背包的彭同学一边想着新宿舍里会不会有空调,一边拿着一把老年人才会用的檀香扇猛扇。无视周围飘过来的探视的眼光,他大步走进这个将要为之贡献四年青春的校园。

穿过宽广的校园,顺着前辈们好心贴的路标,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彭楚粤有些发愣。虽然事先想到宿舍楼前的热闹,不过就算今天再怎么热闹,眼前这个场景似乎有些夸张了吧?   

宿舍楼前的空地不小,众多的小车依旧把它堵了个水泄不通  彭楚粤虽然听说建筑学院汇聚了不少有钱人家的孩子,可这也是第一次亲眼证实

到底是哪个小鬼如此大牌的率领全军护送他入学?    好奇中,坐驾里的公主殿下终于缓缓出现在眼前。

一张秀气端正的脸蛋,跟古书上说的“白面书生”基本吻合。只是,那家伙抓到自己偷窥的目光时,那瞬间变得锐利的眼神,让彭楚粤立刻明白:对方绝对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军事家庭里面养出来的现代化武器么?咂咂嘴,他给这位初次见面,将来未必再见的男生作了如上的定义。 

  满足了好奇心,就继续往自己的房间进发。宿舍管理员把房间钥匙交给他的时候,偷瞟了好几次白澍的脸蛋,终于,在白澍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忍不住开口说了句“同学,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一定要来找我  小爷罩着你”。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很多事情都有私底下解决的习惯,这孩子长得那么好看,万一被欺负了……   

刚踏上楼梯的少年转过身来,笑得无比纯良:“老师,要是正当防卫,不算我的错吧?”    管理员讷讷的点头。   

上五楼拐弯后的第三间房子,是彭楚粤的新宿舍,这栋宿舍虽然老旧,但好在他每个房间只安排了两个床位,这样闹起矛盾来,也只是两头牛之间的问题,不会轻易就引起雄性动物们的“狂欢”。   

于是以大学生活为背景的故事便在这心照不宣的笑声中拉开序幕

你想象中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或者,是你在读大学前,觉得大学生活该是什么样的?    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然后只要找同学帮忙顶替,就能混过一节课,每天对着电脑打游戏打到天昏地暗没人管,接着泡个小妞,喝点小酒,谈谈国家谈谈未来,接着又去图书馆背上两句“鲁迅语录”去冒充奋进青年?   

开学的第一周,本来见识过课程表后脸色就不怎么好看的大一新生们,在上了一周的课以后,脸色就更难看了。

上的孩子们直恶心

同样宿舍生活也不是那么如人意

晚上睡觉时  刚上床的白澍便被一个重重的东西压在被褥间。
“我要和你一起睡。”沉闷的声音从肩膀上传出。
白澍很想揍人。
“你已经霸占我的床从开学到现在好几周了....”
“你嫌弃我。”彭楚粤装的一脸可怜兮兮 ...“没有......”内心os  “非常...嫌弃”
“那你就和我一起睡吧,晚上很冷,我找个人抱着暖和。”
“.......”
傻子都能看出来彭楚粤在说谎。
夏天的夜晚很热,宿舍里没有空调,老式电风扇咯吱咯吱的响,吹的风还都是热风,所以根本没多大用处。
两个大男人挤一块儿,不得热死。
“诶,小树苗,你都接纳小爷我这么天了,再多一天又怎么了~。”
“.......”
“那就算你默认了啊。”
在白澍翻脸之前  彭楚粤立马翻身快速到床的里面去🙄 ️低声笑了笑  正要把白澍揽到自己怀里   白澍又猛地坐起   火急火燎的爬上去把枕头塞进被子里   口头嘟囔着“不行,今天会有查寝老师”

最后还是听话又爬了回来   彭楚粤摸摸白澍蓬松的头发继续准备把他揽在怀里  
“还是不行啊  两个人睡在一起很明显的,我还是去别的床睡吧。”
彭楚粤黑着脸一把拉回,顺手又拍了拍他的屁股,想想又觉得不牢靠,继而翻身把白澍压在身下  咬牙道:“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干什么!叠着睡!叠着睡就看不出来!“
一条长腿搭在他的双腿上。
一条胳膊揽着他的肩。
整个人被圈在了彭楚粤怀中。
湿热的呼吸打在敏感的脖子上。
白澍白洁的皮肤迅速蔓延出粉红色。
心跳加快。
像是要索取更多,彭楚粤头靠近了白澍的脖子,只相差0.1厘米。
“树苗,你真的好香啊。”
手伸进了体恤衫里面,抚摸着白嫩的皮肤。
有些嫉妒的掐了一下腰间的皮肤。
“你皮肤怎么这么好,为什么我的就不是......”
只能感觉心跳越来越快。
彭楚粤丝毫不介意的在白澍的身上上下其手。
“啧。”像是赞叹般发出了声音。彭楚粤将手抽了回来。
终于消停会儿了。
白澍松了口气。
不然真的会出心脏病了。
转过身,正想抱着枕头假寐一下,眼睛就碰到了同样贼亮的眼睛。  

彭楚粤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耳朵里塞着耳机   喧闹的摇滚乐在夜晚显得格外的震撼。   
睡不着。   

“吵死了。”白澍一张口便是刻薄的话
彭楚粤轻笑  从耳朵拿出一个耳机  给白澍塞上:“少来,这么多人都睡了,就你被吵醒?” 

声音压得极低,就算在安静的屋子里,也只能勉强听到彼此的声音。   

“那可真委屈您。”彭楚粤悄悄地把曲目换成了更适合在夜里听的轻音乐。   
两人的头都不自觉的凑近了些。   

夜深深,人静静,唯有两个少年的窃窃私语,像是晚风一样,吹得你心头痒痒。

也不知何时停了夜谈,第二天只看到白澍像个蚕宝宝一般,把头窝在了彭楚粤胸前,而彭楚粤的头也侵占了白澍的枕头,两人的耳朵上还挂了个耳机。   

(待续?)

😂大家想看车吗   好久!没有!看到粤澍车了!没办法。自力更生   来来来  有什么好梗留言  当然也可以用这篇文衍生番外车~
 

评论(10)
热度(18)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