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

一个三次一个二次 不冲突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等你们咯😳😳 (图源为素素所截)

  附送两个甜段子www
      然后...我就葛大爷躺平式等粮了
(其实。。我只是懒得取标题)

cp可能略有点偏澍粤 😂😂   oocooc

不适者轻喷😝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1.少爷和账房先生

彭楚粤新换了个账房先生   新来的先生文质彬彬的   带着一副小眼镜儿   颇有些读书人的气质  做起事来也是信手拈来条理有序的

自打招了这新账房先生   素日里不爱打理府上之事的彭楚粤竟也开始着手指指点点   三天两头的跑到先生那儿对账  分明是清楚的账目   彭楚粤偏生缠着白澍一起再算一遍。

白澍倒也是不拒绝的   微微笑着   不耐其烦的一遍又一遍

这彭楚粤的心思显然是众人皆知的  而这白澍却更个榆木脑袋似的   一窍不通   只怕等少爷扛他上床   他才方知少爷的心思

彭楚粤气急败坏的  却只能叹息   “呆子!真是呆子啊!”气得摔烂了一桌的文房四宝。
“少爷,白先生请您去核对账目。”
彭楚粤跟变脸似的   方才沮丧的脸成了温暖的笑容    雀跃地开始整理衣襟,“本少爷这来了!”

下人们真盼着少爷能早日抱得佳人归  这样他们就能少挨骂了


2.妖风和山鬼

这里有只山鬼在迁居的时候跟丢了族群。
于是便看见一只轻盈的山鬼在山林里头游荡了起来   意图嗅到族群的踪迹。
此时却好死不死刮起了一阵妖风   妖风咯咯笑着吹散了林中盘旋的味道   只剩下干净的树木生长的气息
彭楚粤气急败坏  “该死的妖风!”
白澍听了可不乐意了   心想   这我爱刮就刮  谁晓得你在找家   如何也不能赖到我头上来才是?

山鬼别的能耐没有  黏人这本事可谓数一数二   余音绕梁疑似三日不散   引得山林里头的动物四处乱窜  好生不安宁

“行了行了    别闹了   我帮你找就是了!”白澍化作俊美的少年  怒目圆睁地瞪了闹脾气的彭楚粤一眼
山鬼终究是山鬼   前脚还闹脾气   后脚就欣喜若狂地粘上了妖风   开心地蹭蹭,“回家,回家!”  “我叫彭楚粤   你呢你呢”

白澍嫌弃极了   小心翼翼用一根手指抵住彭楚粤的脑门    然后推开    捏了个决化为原身只留下一阵空旷的声音   “白澍”  

彭楚粤倒没在意什么   笑嘻嘻的随着白澍的踪迹往山林深处走去  “哎哎  那我叫你小白好不好”

白澍强忍住了想揍彭楚粤的冲动  嫌弃的撇了一眼全身黑的彭楚粤

白澍好歹是修为千年的妖风   嗅觉达四方   在极其细微的风里头察觉到了山鬼特有的味道   领着这只山鬼便上路了
“我们山鬼一族,每年都要迁移,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喜新厌旧啊!嘻嘻。”
“小白小白,你在族群里朋友多吗?”
“咦?不说?你真的不说?”彭楚粤一路上绕着白澍跳来跑去   那张嘴跟喇叭似的关不上  叽里咕噜讲了一大堆   以至于白澍对山鬼族内鸡毛蒜皮之事都略知一二

“哎   可我没有   他们都嫌我笨   我真的笨吗?”彭楚粤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   挺是骇人的 
“有谁比你还笨?”白澍冷哼了一声,心里头却很喜欢这只滔滔不绝的山鬼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白澍只是觉得从来没有哪只鬼哪只妖跟这只山鬼一样蠢

“树苗啊,你人可真好。”彭楚粤落后了几步又小跑上来与他并肩,“很少有谁这么耐心听我讲话。”
白澍的嘴角勾起了似有若无的弧度。

二人日夜兼程   不久便赶上了山鬼的族群   驻扎在两三座山的那边    山鬼的族群很沉闷   忧郁的黑色   一言不发的   难怪这噼里啪啦的彭楚粤抱怨族群里无人与他谈天说地。

“我到了   谢谢你。”彭楚粤说
“那我就回去了。”
“树苗啊树苗我可真喜欢你  以后要常来玩儿。”彭楚粤笑着跳上白澍的身子   环住其脖颈   傻乎乎地亲了他一口
白澍这次没躲开  莫名的不想去躲开

妖风笑笑   挥手与山鬼作别  回到了自己的山林
白澍突然想起。
山鬼是喜新厌旧的一族啊
来年今日   或许彭楚粤会对另一个人说“我可真喜欢你,以后要常来玩儿”。

白澍驻守了上百年   彭楚粤再次莽撞地闯入这里   白澍恨极   做法了许久   让彭楚粤再也找不到归路  

彭楚粤没有像之前乱闯    只是坐在土坡上出神地喃喃   
“小白还是那个小白就好了   谁能想到山鬼的族里还能有我这么一个专一的笨蛋啊。”

“对呀  再也没有像你这样的大笨蛋了”  白澍还是像最初一样用一根手指抵住彭楚粤的脑门  只是这次没有在推开了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