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狼辉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发糖第三弹〉 狐幸 (?) 三生

这里抹茶茶 ww  
答应的甜奉上😘😘  oocooc
感谢素素给的标题 真真标题废阿标题废
如果都可以的话  



我是只千年的狐狸精   白字单名一个澍
再过几百年   我就能成仙了
我娘早在一千年临飞升之前    一窝生下来我们姐弟十二人
十一只母狐狸   唯一那只公的   就是在下
要说   这一千年来   我们姐弟过的也是逍遥快活
有个在天庭做差事的娘  凡是有眼力见的妖怪见了我等姐弟少不得巴结巴结

就算有些没眼力见的,那也不怕,我们人多势众   你一爪子我一爪子下去   保准让那不长眼的尝到今生难以忘怀的滋味

大姐修炼的勤快   已经飞升去天庭找娘了   大姐这一走   我等十一人里面就属我法术最高   其余姐姐少不得由我来照看
这不   姐姐们在温泉里洗澡   而我   正趴在一棵树上   给她们望风   防止有人觊觎她们美色
我闲的无聊   施了法术   从地下捡了许多小石子   一颗一颗向下丢 
丢着丢着便听见“哎哟”一声。
我探身向下看去   一名年轻的男子正仰着头打量我:“是你,投的石子?”
我看着他额头上一个小红包   心里有点愧疚 “实在是抱歉   我迷了路   正在投石问路”
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爬到树上   拿着小石子   投石问路?”

许是见我总是不说话   彭楚粤又开口道“你下来吧,你要去哪我指给你。”
我脑子千回百转    下了树立刻换了副模样   拉着彭楚粤的袖子“我……我……其实没有家了    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我爹把我赶出来了    我已经四天没吃饭了。”

彭楚粤怀疑地上下打量着我“你面带红光   分明是吃饱喝足之相。”
我心里暗恨早晨多吃了一只烧鸡   面上惨兮兮地道   “实不相瞒,方才一位好心的女子给了我吃的和一身衣衫   可是等我换好衣服要谢她之时   她却不见了   所以我才上树   看不看能不能看见她。”
彭楚粤倒是没有上当   冷笑一声  “你这人方才还说你迷路了   现在又说在找一位女子?”

这人可真是难缠   我见他不肯信我   索性一把抱住他  “我不管   我用石子砸了你   我就要对你负责。”
彭楚粤使劲甩我没甩动   闷声道  “你想怎么负责?”
“跟你一辈子。”我无耻道。
彭楚粤暗暗勾起一抹笑道“跟我一辈子就要凡事听我的   没我的允许不许理别的男人  没我的允许不许乱出门见人。”
“我听我听 。”我听才怪   本狐大小是个妖   被你个凡人圈住岂不丢死人了  现在凡人脸皮都这么厚吗

彭楚粤见我应了   又道:“可会反悔?”
“不会不会。”我头摇的像拨浪鼓。
彭楚粤笑道:“好好好,好得很。”
只见他拍了拍我    我竟不由自主显了原形   急的我要用法术   可竟是一点法力也使不出来

他从地上拎起我:“你答应我的   记住了昂    说过不会反悔的。”
说罢   他又对着空气道:“桃花使   出来吧    你看你儿子已经应了本君了   你这下也该同意了吧。”
空气波动了一下,一位漂亮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
“娘。”我喊:“救我。”
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怎么救你  你自己都答应帝君的要求了    之前帝君要提亲  娘好说歹说   才让帝君收了心思    这下倒好    你自己送上门了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
在青丘之时便听说了九重天帝君彭楚粤的“声名”   以强烈抖s与洁癖闻名   嘶    真真是狐生不幸

那男人   呸    彭楚粤咳了一声“桃花使  本君就在你面前   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我娘脸蛋一红   “哎呀   帝君恕罪   小仙忘了你老还在了呵呵 ”
我   彭楚粤:“……”

狐仙白澍?等了你两世   这世不会在错过。

我是千年的狐狸精  白澍
本来还需要几百年才能成仙
可是今天好像莫名其妙进了一个圈套   把自己的自由和终身给卖了
我是千年的狐狸精。
我成仙了。
我成仙后的职位是帝君夫人   我娘我大姐见了我也要行礼道声  “帝君夫人。”
可是我的活动范围只有彭楚粤的怀里   彭楚粤的床上
我是千年的狐狸精
我的日子过的实在是憋屈了点

                                                                 (待续?我懒😂)

评论(4)
热度(19)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