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猥琐的老咸鱼 抹茶

粤澍/澄羡

一个三次一个二次 不冲突

我可是一只希望我萌的cp有个happyend的废咸鱼

〈发糖第二弹〉小道士和小蛇妖的恋爱虐狗小故事 快戳进

这里希望世界和平的抹茶
深夜发糖٩(๑´3`๑)۶ 
推荐配合食用bgm  私奔到月球 
最近循环爱情公寓中
⊙ω⊙所以甜度满分   ooc ooc  ooc  
第一次写中篇  写的不好  轻狙
如果都可以的话  请看下面
~~~~~~~~~~~~~





传说山上有个庙  庙里有个小道士  小道士和小妖有这样一段小故事

小道士姓白单字一个澍  意为及时雨  小道士每日诵读经书  张嘴便是之乎者也云云  可奈何在纯真的小道士也会被小妖勾了魂魄去 

这故事的开头得从童年时的小道士在林中捡起一条受伤的小蛇开始说起  白澍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  知道这蛇可能会咬他  也知道如果师傅知道后会罚他戒尺   可当他还是一个冲动就把它捡回来了  现在想来 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当然  这都是后话了 

更奇怪的是  这蛇不仅不咬他  反而十分粘着他   每天甩着小尾巴来迎接他  还在他腿边蹭来蹭去  所以  他捡来的真的不是狗吗?

白澍觉得这蛇好像赖上他了  伤好了也不离开  放生了好几次  但都被他自己给找了回来  他也就索性把它留了下来 

其实养一条蛇也挺好的  每天抱着睡觉都会很凉快  他这样想着  抱着小蛇钻进了被窝  嘶  果然好凉

然后他发现这蛇其实是条小色蛇  每天被一条蛇尾巴撩着自己的小兄弟给撩醒是什么样的体验? 

也许是夜里恍惚  他半梦半醒中发现怀里的小蛇变成了一个美少年  眉目清俊  睫毛微颤  似乎梦到了什么

坚信这是梦的白澍再次沉入了梦乡  于是在一早上被昨天晚上那位少年一把扑倒后才恍惚醒来 哦 原来这不是梦

这狡黠的蛇妖便是彭楚粤  修炼了一千多年  在渡千劫时  被偶遇的白澍救下  便认定了他

面对彭楚粤有些炙热的告白白澍自然是一口回绝  念叨着一嘴的之乎者也 被刺激不小的白澍更是在门外施了结界  从此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彭楚粤有些许挫败  略略心生一计  你白澍不是最在乎天下苍生吗  

不久小道士被请下山   听说山下村民为妖所乱  民不聊生
村民们一见白澍便乌泱泱的跪倒在地 口中喃喃说道:上仙救命!上仙救救我们吧!上仙替我们除了妖孽吧!
白澍皱着眉  黑着张俊脸  不回村民的话  在村内寻找所谓的妖孽

白澍倏地停下脚步  对着团空气道:要闹到几时!
一阵风扬起沙子  直吹的人睁不开眼  待得村民能睁开眼时  巫师早已没了影踪

白澍背着手  周遭一片漆黑  腰间一紧 显然是有人搂住了自己

“谁教你板着脸的样子这般迷人  倘若我是个狗精早为你摇尾!可谁教我是只蛇妖! ”所谓的妖孽满脸委屈  将脸埋进白澍的背像小时候一般蹭了蹭

白澍额上三道黑线  将彭楚粤拉至身前

“人妖难相恋  何况我还是道士 更何况你还是只公蛇。”

彭楚粤立马装成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  随手施了法  点亮了周遭   好让白澍看得清自个的可怜样儿

小道士抬手抚了抚抽噎道

“罢了罢了  谁能料想我偏败在你这只小蛇妖的手里了”

彭楚粤满眼笑意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顺势将眼前的人儿带回怀里  低头便吻了下去  怀中的人儿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星光璀璨的眼睛里有点失神

“傻瓜,你不知道接吻要闭眼吗?”

白澍瞬间红透了脖子  刚要反驳  胳膊已被拉到了胸前 急骤般的吻再次落了下来  看着瘫在怀里的人儿  小狐狸满意的抱起回府   也不枉它经营了这么多年   终于算是勾搭到手了

你我在这山水间逍遥快活  不也自在 ~

小剧场

“嘭嘭阿(←绝对是巧合的小名)你的伤已经好了  可以自己走了  不然我师傅可能会把你煮了吃的”

十岁的白澍奶声奶气的对着小蛇妖彭楚粤说道

一脸黑线的彭楚粤内心os:如果不是怕吓到你  我很想马上变成人形吃掉你

嘿嘿嘿。

2.温情小段子

五岁,他奶声奶气地抢走自己的玩具
十二岁,他每天带早餐给自己却会抢走一大半
十八岁,他恼怒地冲上前抢走自己的女朋友
二十五岁,我傻愣在门口,看着手持行李从上海跑到北京的他抢走自己手中的钥匙打开了门
现在  2016年凌晨六点  我二十六岁  看着他睡梦中翻身抢走自己的被子  笑着揉揉他凌乱的头发

嘿嘿嘿  小红心小蓝手点起来~~  车才能开的更快

评论(5)
热度(35)
© 咸鱼抹茶 | Powered by LOFTER